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男性冒险者的地狱!还是天堂?】(03)【作者:anjisuan99】
【男性冒险者的地狱!还是天堂?】(03)【作者:anjisuan99】
字数:1237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塔利预感到自己可能面临着成为游侠以来第一次武力冲突,对方虽然是个小孩子一样的少女,可是没人会轻视一个魔法师的实力。他轻轻捏了捏莎莎的肩膀,嘱咐她留在此地不要走动,自己便蹑手蹑脚地走回了自己的房间,拿起佩刀、披上斗篷,深吸一口气,迈向了老板的房间——房间里,维维安娇小的身影正拿着一个圆柱形的药剂瓶站在尸体旁边,瓶子里黑色的液体不断沸腾着,好像火上烧开的水一样嘶嘶作响,维维安全神贯注地盯着药剂瓶似乎还在施法,完全没有注意到塔利的出现。

  塔利看着维维安奇怪的举动疑心更重,几秒钟之后,魔女把瓶子悬在尸体的头顶,作势欲把看起来就危险无比的液体倒在上面,塔利这才赶忙咳了一声——这一声直接把维维安吓得手一抖,差点把瓶子扔出去——「啊咧咧咧!!」维维安怪叫着好不容易没让液体溅出来,旋即恼怒地回头看了看塔利,骂道:「白痴!弱智!没看见本姑娘在忙吗!这很危险的好吧?差一点就毁了我这美丽的脸蛋了呢。」

  塔利没心思吐槽,手已经不由自主放在了刀柄上,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平静:「维维安,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

  维维安显然注意到了塔利的过度紧张状态,不知道是否意识到了什么,马上拿出瓶塞把药剂盖好,收进口袋里,有点紧张地说:「你、你不懂啦,跟你说也说不明白的,乡下人。」

  塔利看着对方有点慌乱的神态,结合那沸腾的黑色液体,怕不是这丫头要销毁什么证据?他咽了口唾沫,心里对着三神的真名祈祷了个遍:我塔利是一战成名还是横死——额,酒馆——就看今天了,这个小姑娘绝对有问题!

  「你——最好试着解释一下。」塔利能感觉到自己的手都在颤抖,他用尽全力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冷静自信。「莎莎刚刚,和我说了一些事情了。」塔利的拇指用力抠着佩刀刀柄上的配重珠。维维安看着突然变得充满敌意的塔利一下子也有点茫然,下意识地攥紧了法杖,不知名矿石的低吟声渐渐大了起来。

  「什么、什么意思啊你!突然搞这个——」维维安质问着,「她、她跟你说什么了?」

  「今天早上,你根本就是早就醒了是吧?」

  维维安显然吓了一跳,后撤了一步,红色的瞳孔里多了一些惊慌:「你、你胡说!」

  塔利看对方有些畏缩,自己也平添了几分底气,看来想的没错啊!这个奇怪种族的奇怪女人果然就是凶手。「别嘴硬了,莎莎看见你早就拉开了窗帘——而且,谁会穿得这么正式地睡觉?你今天从房间里出来可是就穿成这个样子的。」
  后半句是塔利灵光一闪的发现。果然带着答案找毛病就比反过来容易的多啊。
  「所以你最好解释一下那个瓶子是干什么用的。」塔利说着,慢慢朝维维安走去。魔女被突发的状况搞得有些狼狈,面对恶狠狠盯着自己的游侠,维维安恼怒地把手伸进口袋里:「好,你不是要看吗?给你看个够——哎!你干什么!」
  塔利一把抓住了维维安摸口袋的手,细细的手腕在塔利手里就像小树苗一样纤弱:「你别乱动!」紧张的塔利生怕这个魔女拿出什么危险的东西来。

  「啊啊好疼!」维维安被塔利的手抓得生疼,另一只握着法杖的手用力地推着塔利,试图把自己解放出来,「不要碰我,臭流氓——」

  「你放手我就放手!」

  「你再碰我我不客气了!」

  「你给我安静一点!」

  「少废话!」

  维维安情急之下另一只手死死握住塔利的抓住她的那只手,用力向外掰,塔利则不以为然,这瘦弱的小姑娘还能有多大的力气。「哼哼,我劝你不要浪费时间了。」塔利洋洋得意地说着,没想到维维安这么好对付,本来还以为有什么厉害的魔法呢,结果就和抓住普通的小女孩没什么两样嘛,「老老实实实话实说,说不定还能宽大处理。」塔利想起来自己被维维安骂了一个上午,对方又让自己在莎莎面前出尽洋相就气不打一处来,手里又狠狠一用力,拧得维维安痛叫起来——「你大爷的!去——死——」小魔女拼尽全力想要扳开塔利的手——没用的——哎?

  塔利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比维维安粗一倍的手腕被五根纤细的手指一点点掰开,维维安也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怎么回事,塔利大惊,感觉对方力气一下子大了这么多,不可能啊,明明是那么小的小女孩——维维安在短暂的惊讶之后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哈哈哈,怎么回事呀,明明是很强壮的游侠,怎么力气还比不过小女孩呢?」

  「可恶、骗人的吧——」塔利两手并用,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可是却撼动不了维维安一双小手分毫。塔利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手被掰开,一直被扭到夸张的角度,关节传来难忍的疼痛,不由得让他顺着方向半跪下来,本来高过对方一个头还多的塔利现在刚刚能看到对方的胸口——不过维维安没什么乳量就是了。「哈哈哈,刚刚不是很凶吗?还说什么宽大处理——笑死我了,哈哈哈。」维维安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塔利,得意地笑道:「啊~ 好爽哎,原来力气大是这么一种感觉,真不错~ 」

  「怎、怎么可能——」塔利还是不敢相信,努力试图挣扎着。

  「放弃吧,土炮,」维维安放肆地拿膝盖蹭着塔利的脸,「魔法的力量可不是你这种乡下人能理解的哦~ 不过没想到这药水还真的有用——」塔利听这话,大概猜出来是怎么回事了:「你、你说什么药水?」

  维维安轻轻一笑,腰身一扭,随着塔利的一声惨叫,便骑在了塔利的脖子上,一只手还死死扳住塔利的胳膊,把他压在自己的身下,跨坐在他的后脖颈上,「哈,虽然没想到你也不是完全没脑子,竟然发现我撒了谎,」

  塔利眼前只能看见两双褐色的马靴,耳边是光滑如玉的两条少女的大腿。他听闻此言,恨得牙痒:「果然!果然就是你杀了老板——你这个魔女——真该把你绑在柱子上烧死!」

  「哟?你还知道该怎么对付女巫吗?」维维安俯视着在自己胯下挣扎着的大男人,开心地说:「我可不是什么女巫之类的低级货色,我们维维安族可是天生的魔法师——不是你们人类的低等女巫那种装神弄鬼的假把式。」

  塔利一边忍受着屈辱,一边也在思考自己还有什么机会反击。不过在这之前,一定要弄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一会自己逃出去的时候才能找到证据,把这个用匪夷所思的方式残忍杀害老板的魔女绳之以法。

  「所、所以,你昨晚果然——」

  维维安屁股向下一坐,直接把塔利压在了地板上,同时悠悠回答说:「事到如今,也可以告诉你,昨晚我确实在老板的房间里——」

  「你他妈的,果然——」

  砰的一声,维维安抓着塔利的头发把他向地上狠狠磕了一下:「别插嘴,猪头。」说着甚至翘起了二郎腿,塔利看着在眼前不断摇晃着的马靴的靴底,一面懊恼自己的大意,一面心里把自己能想到的脏话全都骂了一遍。

  「嘛,制作药剂的时候发现缺了一些精液,就随便挑了个房间去采了一点——」维维安拄着下巴好像自言自语一样说着,「就正好挑了老板的那间了——」
  「一点?」塔利哼了一声,一点可不会把一个成年男人弄成这个样子。
  「嘛嘛嘛,大概也就一瓶吧,也不是很多啦——」

  塔利想起刚刚看到的那个药剂瓶,装满的话也大概和一杯啤酒差不多容量了。他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一个人竟然一次能射这么多?想到老板哭喊着慢慢被榨干的情景,塔利的怒火熊熊燃烧。

  「你这个杀人犯!」塔利不管被对方骑在胯下这种情况,破口大骂,「我今天和你拼了!!」

  维维安赶忙把突然暴起的塔利按在地上,没好气地说:「你给我安静一点!」塔利还是一直在自己身下猛烈挣扎着,都要把她顶起来了,维维安不得不一脚踩在塔利的后脑勺上,一只手返扭着他的胳膊,才让他老实下来:「我还没说完呢,你急什么急——是没错啦,我榨取了那老家伙一瓶精液,可能对那个年龄的男人来说有点过分吧,哎哎哎别乱动!」

  「你这个——」

  「但是!但是但是但是!」

  「但是你妈比!」

  「我采集完事,老东西也没死啊!!!」维维安努力让自己的声音盖过塔利。
  塔利顿时安静了不少。

  「哼,骗子。」过了半晌,塔利冷冷地说,「你以为我还会信你的鬼话?」
  维维安生气地说:「都到这时候我还骗你干什么啊?!你以为我真不敢拿你怎么样吗?要真是我杀的人,我哪里还有闲情雅致跟你解释这些?你和那个弱智女仆早就不知道怎么死的了好吗?」

  塔利实际上完全没在听,被维维安骑在头上羞辱、被鞋底踩着嘴里都是地板的灰尘,这种屈辱感让他完全不再思考,他现在认定了维维安就是凶手,脑子里想的只是怎么才能让她付出代价。

  「胡说八道!你这个、这个——」塔利一时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这个婊子!」

  维维安沉默了。突如其来的沉默让为了一时爽快脱口而出的辱骂的塔利一时有点害怕起来,她这下可能真的生气了。塔利只能从踩着自己的靴底隐隐传来的颤抖感受到愤怒正在积蓄。「好吧。」维维安叹了口气,「乡下人,你真的不信我说的话?」

  塔利恶狠狠地瞪了——当然只能看见靴底——维维安一眼:「信你就有鬼了!」
  维维安拍了拍大腿,挖苦地说:「好,那么只有一个办法可以证明我没杀人了。」塔利从这话里感觉到了一丝杀气,心里不由打了个哆嗦,「你、你要干什么?」

  塔利听见咚咚两声,然后头上踩着自己的靴子移开了。塔利看见自己眼前摆着两个空的药剂瓶,「死掉的老板大概四十多岁,比你年纪大一倍,射精能力可能稍微弱一点,」维维安冷冷地说,「我呢,一会会让你把这两个瓶子射满精液,如果你还活着的话,那就证明我昨晚榨的一瓶精液根本不会杀死老板咯?你说对不对?」

  塔利看着两个玻璃瓶,浑身哆嗦了一下,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啊,感觉比自己一天尿的尿还要多啊。射了这么多真的会死吧?这维维安分明就是要杀了我吧?塔利害怕地剧烈地挣扎着要站起来,但是坐在脖子上的维维安两条大腿用力把他压了下去,「别害怕嘛,我说了不会死的哦,」维维安感觉到自己胯下的男人还在不断挣扎着,「怎么还没开始就怕成这个样子了。刚刚不是觉得小女孩很好欺负的嘛?嗯?又说人家是婊子——真是不能轻易原谅你呢。那么~ 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不不不!放开我!」塔利双手努力地抓着维维安光滑的大腿,企图把她从身上掀下去,求生的本能让他爆发出了巨大的力量,维维安一下没找好重心,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哎哟!疼死了!」

  塔利狼狈地刚想起来,就听见维维安在背后冷笑地说:「还想跑?今天本姑娘让你好好体会一下做男人的幸福!」

  随之而来的,是木棍舞动起来搅动空气的低鸣声——砰的一下,下一秒维维安那根法杖就变成了打架用的棍棒,嵌着石头的一端狠狠敲在了塔利的头上。这一幕让塔利想起自己被流氓在波利斯街头殴打的记忆,——先是短暂的晕眩,然后就是麻木——流了血也感觉不到——幸好维维安显然没有什么真的战斗经验,这一下也只是让塔利惨叫了一声,并没有阻止他逃跑。塔利心里暗喜,好的,只要出了这个房门,一切就都——哎?对方好像并没有追上来。塔利这个念头刚刚想过。自己突然就像被无形的丝线缠住一样,僵硬地静止在原地不动。身后响起了维维安清脆的笑声:「哈哈哈,你恐怕忘了我是个魔法师了呐~ 现在,跪下。」
  好的,主人。

  塔利脑海里也想起了毫不迟疑的回答。

  哎哎哎哎?这是怎么回事。身体也控制不住了,膝盖一弯,塔利服服帖帖地跪在了地上。塔利感觉自己大脑里住进了另一个人一样,全盘接管了自己的身体,而自己虽然可以思考,但是也仅此而已,完全没办法掌握四肢。

  「嗯,」维维安满意地点点头,笑着说:「现在,转过身来,不许站起来哟。」
  好的,主人。

  又是那个声音!塔利害怕极了,这种对身体失去控制的经历简直是人类最大的噩梦,塔利觉得如果还能控制自己的眼睛,可能已经哭出来了。他转过去,看见维维安双手叉腰,得意洋洋地站在自己面前,跪在地上的塔利只能抬头仰望着这个看起来只是未成年女孩的女魔法师,背后的窗户射进了刺眼的阳光,把女孩窈窕的轮廓勾勒了出来——「低下头,我允许你直视我了吗?」塔利顺从地把头低下。

  「嗯——感觉还差了点意思,那么,趴下去,把脸贴在地上。」

  塔利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体像木偶一般,慢慢把头磕在地板上。「哈哈哈哈哈,好好玩好好玩~ 」维维安好像新买了玩具一般欣喜若狂地笑着,「第一次这么成功呐,这药水可真好用,而且哦,也多亏你直接把血涂在了上面呢。」维维安说着,把法杖的一端伸到塔利的眼皮底下给他看。

  原来是这样,塔利懊恼地看着暗红色的斑纹缓慢地在石头内部流动,自己刚刚挨的那一下打,不是想把自己打倒,只是想沾到一些血液来帮助她施法。
  维维安在塔利面前蹲了下来,愉悦地说:「你知道吗,我现在可以让你勒死自己哦~ 或者不许你呼吸,把自己憋死也是可以的呢!」塔利听着可怕的话语,心里恐惧到了极点,但是身体却连一点害怕的反应也做不出来。

  「肯定很害怕吧,」维维安把嘴凑到塔利的耳边,说话时吹出的气息让塔利的耳朵瘙痒难耐,「嘻嘻,逗你玩的啦,我们还有正事要做呢。」说着,维维安走到了塔利的身后,踢了踢他的屁股,命令道:「撅起来,对对对。」

  这是要做什么……完全看不见身后情况的塔利恐惧地想着。

  「把裤子脱下来吧。嘻嘻。不要害羞。也别害怕。我会让你很舒服的。普通人还没这个机会呢。」维维安满眼笑意地看着塔利把下半身脱个精光。

  「好啦,我们开始吧,」魔女轻笑着倒坐在塔利的背上,饶有兴趣地看着他裸露在外的阴茎和阴囊,「操偶术只能持续一个小时,那么,一小时两杯精液,还有你的狗命,希望都能让大家满足哟~ 」

  救命啊!塔利心里嘶吼着,谁来救救我。他想起之前老精灵跟他说的,游侠平均寿命只有三十几岁,现在他信了——「哈哈哈哈哈~ 」

  听着维维安得意的笑声,塔利的内心无助地呼救着——可是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该死的小姑娘——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啪!维维安的小手使劲拍了拍塔利的屁股,「真是个不听话的坏孩子,先好好教育教育你呐。」说着,啪啪啪小小的手掌不断打在塔利的屁股上,塔利疼得在心里嗷嗷直叫,身体上的痛倒是没什么,可是这也被一个小女孩打屁股,塔利觉得自己就像个婴儿一样无力,巨大的沮丧和绝望占据了他的心头。

  「好无聊啊,你也一点反应都没有——啊对,你恐怕反应不出来吧。」维维安回身拍拍塔利的脸,「哭吧,声音大一点。」

  毫无预兆地,塔利的眼里就流出了眼泪,嘴巴也不由自主地张开,哇哇大哭起来。好屈辱啊,塔利心里绝望地哀嚎起来,听着维维安狂妄的笑声,恨不得自己现在就死掉。

  塔利感觉屁股都被拍的麻木了,这时候维维安才满意地说:「嗯,不错,挺开心的,别哭啦,我们该做正事儿了。」

  说着,塔利就感觉一双冰凉的小手轻轻握住了自己的阴茎。「你知道嘛,小伙子,我其实直接下达一个射精的命令就可以让你射出来了,不过那样就不好玩了,而且也不是昨晚老板体验到的原版服务哟,那样也太亏待你了~ 」维维安的手指轻轻搔着塔利的龟头,身体无法动弹的塔利下体倒是很老实的勃起了,「嘛,果然人类原始的冲动还是没法用魔法限制的呐~ 毕竟魔法只是精神力的说~ 」
  「嘻嘻,不过很舒服吧?乡下人?」维维安的手指好像有独立的生命一般带着一丝挑逗和恶作剧的感觉不断刺激着塔利的下体,如果可以发出呻吟的话,他现在已经在陶醉的淫叫了。「哎呀,是不是很想叫出来呐?好吧,我允许你发出声音啦~ 」

  控制着嘴巴的无形丝线一下就消失无踪,塔利立刻发出了淫靡的娇喘声。「哇,没想到刚开始就叫的这么浪荡,你可有点饥渴啊~ 」塔利被手指玩弄得完全没法完整地说出一句话来:「好、好舒——服……」

  「舒服吧?但这才是刚开始哦,给你热热身~ 」说着,维维安的手掌稍微离开了阴茎几秒钟,随即整只手轻轻握住在了上面,塔利瞬间觉得整个下体都被一种温软的空间吞没了,带来的快感也是无处可避。

  维维安的手掌轻轻地、一下下地用力捏着阴茎,好像在做什么按摩一样,塔利叫得更浪荡了。「哈哈哈,好可爱啊这个声音,完全没法思考了吧?看起来你好像没什么经验嘛,嗯……不过应该自己手淫过吧?」维维安津津有味地观察着塔利的阴茎,聆听着悲惨的呻吟,「好惨哦,长这么大竟然还都在自己解决,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有你这么失败的游侠嘛?」塔利此刻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上都完全沉浸在快感的潮水洗礼之中,完全没有精力去否认维维安的羞辱了。
  在「按摩」之后,这双说不清是残忍还是爱怜的小手终于开始撸动着塔利的阴茎——不知道是塔利过于敏感还是维维安的技术太好,塔利甚至刚刚开始就有了射精的预感,「哎哎哎,你行不行啊,这也太快了吧——啧啧啧,先走液都流出来了——」

  维维安说着,就把药剂瓶口对准了塔利的阴茎,另一只手还在不紧不慢地撸着。

  啊……啊……

  「要、要出来了……」塔利虚弱的呻吟道。

  随着维维安小手稍微用力的一次刺激,巨大的快感一下子冲垮了塔利的理智堤坝,下体汹涌地射出着精液——「哇,量倒是不少~ 就是实在是太快了啊,不好玩。」维维安娇笑着看着瓶子里粘稠的液体,「成色也不错,不愧是小处男的精液,完全没有污染,是最好状态呢。今天赚大了~ 」

  不过手上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几乎没有给塔利喘息的机会,无情的榨精再次开始了。「哈哈哈哈,告诉你哦,你的这些精液调配的药剂,能给我更多力量呢,」维维安一面不断撸着一面给塔利讲解起来,「是的,就像魅魔一样,这是通过魔法和炼金术来重现魅魔的技能的过程哦~ 你刚刚已经领教过它的威力了哟。」

  这就是她突然力气那么大的原因吗?塔利吃力地思考着,这真是可怕的技能——如果魅魔真的存在的话。

  不行,又要出来了。魔女完全没有给他长时间思考的机会,第二次射精所用的时间几乎比第一次还要短。「呀呀呀,又来啦?我们或许走上正轨了呐。」维维安用鞋跟踢了踢塔利的肚子,就像骑马的脚蹬一样。「为了证明我的清白,请务必活下去哦。」

  维维安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把装着精液的瓶子拿给塔利看了看:「两次射精,嘛,大概有四分之一的量了吧——」塔利看着自己那粘稠的白色液体,心里既恶心又害怕,「是的,按照这个速度来说,你射八次大概就可以了。」

  八、八次???!!!!塔利从没听说过一个人能连续射这么多次——这才两次,他已经感觉到身体的倦怠了。

  真的要这也死掉了???塔利不甘心,自己成为游侠、结实可爱的少女莎莎、大好的人生刚刚开始,就在这新手村一般的酒馆里被一个萝莉魔法师给榨死了?不要啊!塔利心里哀求着。

  「八次对你来说不算什么吧?」维维安若无其事地说着,「哈哈哈,你这要哭了一样的惨叫,很害怕吧?是不是心里希望神明保佑?就像那些智商为零的圣骑士那样?」魔女骑在塔利的身上笑得花枝乱颤,「本姑娘现在就是你的神!」她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大声宣布,「你还不如祈祷我能放你一马呐~ 虽然那是不可能的!嘻嘻。」

  是……神吗?塔利感受着后背上骑着自己的小魔女的重量,心里想,这就是神吗?或许吧,或许这种统治力才是神——我的神?

  随着这混乱思维一起搅动着塔利大脑的,是维维安手掌带来的快感折磨。自己以为经历两次射精的下体已经有些疲惫了,可是此时却丝毫没有软下来的态势,「不错不错,你还很配合的嘛,那这样的话,第三次应该也不会有问题啦~ 」
  塔利被这双手蹂躏得有点神志不清了。不知道究竟过了几分钟还是只有短短几秒钟,射精的感觉再次袭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精液已经从马眼毫不吝啬地射了出来。第三次和前两次单纯的舒爽有所不同,塔利很明显地感觉到下体已经有一丝麻痹感了,而且没了那种炽热的血液充斥其中的灼烧和肿胀,只是带着一丝空气的凉意。

  「停下——」塔利费力地说……

  「第一瓶马上就完事啦,不许说停下哦~ 」随着命令的发出,塔利接下来的告饶立刻像忘记了那些字眼的发音一般无法说出来,「要说『女王大人,奴隶还要继续』,来,说吧。」维维安一开始完全没想过这些残忍的桥段,只是想单纯地教训一下这个总是坏自己好事的男人,可是随着长时间体味着这种统治感,她渐渐从其中体会到了施虐的快感:「说呀,大点声。」

  塔利的嘴就像不受控制一般,字正腔圆地说道:「女王大人!奴隶还要!!」
  「哈哈哈哈哈,好好好,既然你还想要,那就继续吧。」

  不!我不要了!塔利心里喊着。有没有人听到这里的动静啊,快来救救我……

  「好啦,别想些有的没的,这房间我已经施过咒语了呐,你喊破喉咙也没人听得见~ 」

  这简直无休无止啊,塔利的下体就像案板上的肉一样,被维维安的手肆意玩弄,第四次究竟是什么时候射的,塔利已经有点感觉不出来了,他的下体好像刚刚跑过几公里的双腿一样瑟瑟发抖,只是听见维维安有点不满意的说:「嗯,第四次好像少了一些……并没有装满哦——感觉比老板的倒是多一点,老板射了五六次才装满的样子,年轻就是好啊!算啦,本姑娘就让你偷个懒,这瓶算你装满了哦~ 」

  一、一半了吗?塔利半昏迷之中估计着,自己的状态再射这么多次——啊,只多不少——真是难以想象会变成什么样子,绝对会死吧,果然维维安就是凶手啊……哈哈,真是讽刺,自己的人生居然以这么卑微的方式结束……不过、不过起码,自己也算,抓住了凶手……吧……

  塔利眼前摆着一个装着满满的精液的玻璃瓶,他看着自己的「工作成果」,感到下体再次被什么东西套住了——「啊咧啊咧,现在感觉比刚刚萎靡好多哦……」

  魔女的声音离自己好遥远。

  「爽了这么多次,是不是都没感觉啦?」

  我还活着吗?

  「哇哦,感觉小鸡鸡好可怜,好像小毛虫一样……我在想现在让你随便说话,你会说些什么呐?」

  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吧……实在是……没有力气了……跟着精液射出来的,还有大量的精力和力气……

  「哎哟,怎么趴在地上了嘛?人家有这么重吗?哼!」

  「打屁屁!」

  啪啪啪!

  好像感觉不到疼了……

  「这么多次才装满一半——你到底行不行啊!」

  「喂喂给点反应——」

  「哼,明明我的技术这么好……你的小鸡鸡一副死掉的样子算什么嘛!不满意吗?」

  这些声音就好像从空洞的井里传出来的一样……还有回声……

  「好吧好吧,只要用命令让你继续射了……我投降啦!你的小鸡鸡太顽固了!」
  「射精!」

  「还是这样方便嘛,继续继续!」

  ……

  黑暗混合着奇怪的光芒吞没了塔利的双眼……

  维维安心满意足地装好两个满满都是白色液体的瓶子,收进了口袋里,又用床单擦了擦手,自己检查了一下身上还有没有残余的精液。毕竟那种东西当做炼金材料来看还不错,毕竟炼金术就是一门很恶心的学问,你能想到的最恶心的原料都包括在内,男性的精液几乎算的上是「最高雅」的材料之一了。但是这种东西挂在身上还有点恶心……维维安在靴子上又找到了不少痕迹,擦干净之后,她看着脚底下像死猪一样一动不动的塔利,这才想起来看看他是不是还活着——就算死了,也不会变成老板那样的干尸啊——维维安也在思考着,起码可以肯定不是自己昨晚做的太过火失手把老爷子弄死了,额,当然,也可能死了,后来被别人弄成了这个样子。

  不过肯定不是自己故意杀的人啦!

  维维安踢了踢塔利的身体,嗯,果然,不光看着像死猪,踢着也像死猪。真死了?不至于吧。男人这么脆弱的吗?维维安有点不大相信,突然想到自己的操偶术应该还在生效,试试下个命令让他醒过来吧——「起床啦,蠢猪~ 」
  塔利马上有了反应,好像搁浅的鱼一样抽动着身体。

  噗呲,这样子真滑稽。维维安看着塔利的样子笑了。没死嘛,就说不会死人的嘛。

  「快点起来啦——」看着对方似乎实在是不能靠自己的力量起来,维维安一下子拽住了塔利的头发,把他从地上提了起来扔在了墙角。哇哦,药剂的效果会持续这么久吗?维维安又惊又喜,这下满满两瓶的精装男性的精液,不知道能提纯出质量多高的药剂——说不定能像魅魔那样永久保留效果哦!想想就很激动。
  「咳咳,能听见我说话吗?」小魔女清了清嗓子,抬起一只脚把塔利蹬在了墙上。塔利没心思也没力气去欣赏维维安大腿内侧隐约的风景了——「听、听得见……」

  「那就好,我现在把你身上的法术撤除,不过你最好给我明白一点现在的情况和自己的立场好吗?」维维安威胁说。

  「好、好的……」塔利还在努力地整理出头绪,自己到底经历了什么……
  「蛮乖的嘛蠢猪,现在你该知道老板不是被我杀死的了吧?」

  塔利慢慢回想起来刚刚地狱般的一个小时发生了什么,第一个念头就是马上砍死眼前这个跋扈的魔女,可是不说理智不允许他这么做,他现在连提刀的力气都没有了。刚刚瘫痪过一阵子的大脑再次转动齿轮开始思考:好吧,的确榨掉一整瓶的精液大概真的杀不死人,自己低估了人类的生命力……可是这就能相信她的话吗?她真的只采集了这么多?

  看着塔利仍然沉默不语,维维安生气的说:「你怎么这么固执啊!还不明白嘛?我从刚才到现在,有一千种办法可以让你死得比床上的尸体还惨,可能还有一百种办法让你乖乖听我的话让我这个杀人犯逃离现场——」

  才、才不是——要不是我大意,哪轮得到你这个小姑娘作威作福?塔利对于自己在身体格斗中输给对方还是不能接受——就算对方是得益于魔法药剂的力量。不过事实上的确是这样,塔利也知道自己只能接受这个事实……

  「你现在总该相信,把老板变成这种奇怪的东西的人不是我了吧?」维维安自己都佩服自己的耐心,能和这个脾气倔得像驴一样的笨游侠解释这么久。
  「我——」塔利下意识地想否认,可是一想到刚刚维维安可以把自己折磨成那种样子,心里还是涌起了一阵恐惧,况且也没有什么证据就能证明她是凶手了,塔利犹豫再三,还是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维维安终于松了一口气,总算让这个弱智明白情况了:「你明白就好,不过现在呢,」她说着,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张纸来,「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毕竟刚刚你可能有点不清醒——」塔利接过纸来,上面净写着些奇怪的文字。

  「这是、这是什么……」塔利看着右下角自己的签名和手印,突然觉得或许自己陷入了更大的圈套里。

  维维安坏笑着对塔利吐了吐舌头,说:「使魔契约啦,虽然一般指的是高级恶魔手下的低级恶魔,不过人类种族之间只要有魔法约束,也可以成为使魔关系哦~ 」

  一阵恶寒涌上塔利的心头,看着维维安阴谋得逞的笑容,他结结巴巴地问:「那、那签了这个,意味着什么——」

  「放心啦,我不会像养小狗那样把你绑在身边的,成了我的使魔呢,你还是可以自由活动,只是定期我会需要你的一些精液哦,到时候会有信使帮我去拿的~ 」

  「哈?这、这算什么……」塔利看着手里用不知名文字写成的契约,还不死心地问:「我、我如果不管它会怎么样……」维维安轻轻笑道:「嘛,使魔呢,是从因果律上不能反抗主人的存在,所以如果你真的不好好履行作为奴隶——额,作为使魔的职责,我可以对你做任何我想做的事哦,而你呢,大概就会像刚刚被操偶术控制那样什么都做不了吧……」

  不行,只有那种感觉绝对不要再来了——塔利一想到自己的身体被别人控制的感觉,就害怕得打了个哆嗦。

  「好啦,我的嫌疑洗清咯~ 就是凶手还没找到~ 」维维安整理好了自己的帽子,拿起法杖,临走还轻轻摸了摸塔利的脸蛋,「我先回去歇着啦,毕竟刚刚『服务』你也是很累的说,使魔先生~ 」维维安说着已经走到了门口——「对啦……」好像忘记了什么似的,可爱的脸再次出现,伸进门里,对着仍然在恢复力气的塔利说,「你的财产按照契约也都归我啦!没异议的话我现在就去拿啦~ 嗯,有异议也没用的哦,毕竟是使魔嘛。」

  「你!!!」塔利看着洋洋得意的魔女气得牙痒,恨不得撕烂这个小女孩那张看着就烦人的臭脸!「这么生气干什么,白纸黑字,你的名字和手印全在上面了,甚至还留了精液作为辅助材料呢,可是完全合理、双方都是自愿的情况下签订的哦~ 难得哎,已经好久没有魔法师能用这么和平的方式拥有一位使魔了哎,这简直是历史性的一刻……你叫什么来着?啊对,塔利,塔利~ 你可是新的潮汐季的第一位使魔哦~ 大概吧。不跟你说啦,我去拿你的、或者说我的钱去啦~ 哦哈哈哈~ 发财啦~ 」小魔女手舞足蹈就差要唱首歌了。

  「好歹留一点——」塔利的怒吼变成了无力的哀求。

  「知道啦~ 会让你这几天还吃得上饭的——」女孩的声音渐渐远去。只留下懊恼地直捶地板的塔利。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刁民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